文章

發展部落經濟產-困境104/8/25

農委會網站公佈去年十二月份市售有機米農藥殘留抽驗結果,總計抽驗北、中、南五十一處販售有機米的門市部,結果花蓮鄉富里有機米產銷班第二班 (銀川有機米)和台東池上鄉有機米產銷班第二班 (建興碾米廠)所生產的有機米,含有「陶斯松」農藥,已引起農政單位和消費市場譁然。

本協會也不例外,為了讓山榴茶能夠上架委託國立屏東科技大學農水產品檢驗與驗證中心檢驗農藥含量結果..共驗310項的農藥殘留中發現一項即陶斯松

被驗出之” 陶斯松” 農藥, 在田間大都是用來當殺蟲劑, 稀釋 500倍還是很利害, 蟲被噴就死, 在水稻田間, 主要是防治飛蝨.發生這樣一件有機茶驗出殘留農藥一事, 也令關心台灣有機農業的我們擔心. 擔心消費者會退卻, 而有機農法或秀明自然農法的推動最需要的就是消費者的支持. 不只是有機米, 包括有機蔬菜, 有機雜糧, 有機水果, 有機茶等等

現行的認證流程是: 先驗土壤重金屬等化學物質, 驗水, 要求設立與隔鄰農地之緩衝帶與屏障, 要求水源之淨化或獨立, 再要求作有機肥料 (必須在核準清單中) 使用與有機蟲害防治資材(必須在核準清單中) 使用之記錄, 中間偶而會去檢查 (但不是抽驗作物), 經過兩年再驗一次水與土, 看農事記錄, 若一切ok, 就可以拿到有機轉型期標章, 再一年, 也就是第三年, 就可以拿到正式之有機標章.

一種作物從播種到收成為時都不短,, 若農民蓄意噴一點點殺蟲或殺菌藥, 從作物外觀幾乎分辨不出, 以農藥的半衰期而言, 一種作物從播種到收成為時都不短 (米四個月, 水果也都約四個月以上, 蔬菜約 1至 2個多月), 刻意控制的話, 前面所放的一點農藥多半會在採收時不易驗出.

水再如何處理, 也還是有源頭, 中間也會有許多外在污染來源, 很難掌控, 以大量用水的稻米而言, 不可能用較易控制的地下水.

有機肥料也有很多問題, 肥料商為了肥效, 有可能偷偷放化學肥料, 就像中藥攙雜西藥成份的問題一樣. 有些有機肥可能是禽畜糞肥, 禽畜所吃的飼料或生長環境也可能有重金屬或抗生素, 或藥物.

我們怎麼作都是無所逃於天地之間, 除非只去開墾原始林, 就最乾淨了

住在鄉下, 有時會聽到謠傳說誰雖作有機卻偷放農藥, 我都不是親眼看見, 所以也無法證實, 不過真的偷放, 一定很難抓, 所以只靠認證只是作到最低標, 就像台灣的政壇一樣, 有法令也可以私下玩花樣.

要作到真正可靠的有機農產品, 若三不五時去農場抽測是最容易的, 但人員出差與檢測成本將會很高, 除非政府用納稅人的錢出, 否則認證單位也是轉嫁給農民, 農民若不能反映在售價提高上, 自然會提高成本而作不下去, 沒了願意耕作的農民, 也失去有機農產品可購買.

所以有機不能只靠驗證, 還是要靠種植者的一顆心, 一顆別人信得過的有良知與道德的心. 這也是為什麼 “日本秀明自然農法” 聯盟要推動 CSA (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的原因, CSA 就是讓社區裡的人支持社區的農民, 不透過中間商, 而是直接購買與銷售, 有點類似會員制, 這些會員的銷費者也有義務要去田裡幫忙, 透過幫忙過程, 消費者不再只是消費者, 而會理解種植的農民, 瞭解種植方法的大概, 也會建立人與人間的信任, 這種信任是任何有機認證制度都作不到的.

 

 

發展部落特色產業-萬巒鄉公所部落參訪104/05/28

時間:104/05/28—13pm

地點:山嶺榴部落

目的:萬巒鄉公所帶領鄉民代表及社區理事長來部落學習及觀摩

DSCF1580  DSCF1623

大家認真地聽簡報

DSCF1581   DSCF1582

社區理事提問                                                           協會致贈紀念品

DSCF1596  DSCF1611

大合照

DSCF1613    DSCF1632

參觀園區

DSCF1635  DSCF1636